和MJ一样,Kawhi可能会造成NBA又一次大动荡

和MJ一样,Kawhi可能会造成NBA又一次大动荡

队内的剧变、以及接踵而至的联盟停摆导致了公牛王朝的解体。而科怀-伦纳德击败勇士、并强势加盟快艇的行为会造成同样的后果吗?这样的比较是非常令人噁心的,你可以把你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但不可否认的是,你能在伦纳德身上看到麦可-乔丹的影子:那双大手、那些后仰跳投、以及最重要的——在最高级别舞台上想要赢得比赛的不屈意志。2018-19赛季,在带领暴龙队冲击总冠军的过程中,27岁的伦纳德彷彿是35岁的乔丹附体: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1998年,那个赛季的乔丹已经开始下滑,他那健壮的身体似乎只剩下了一个躯壳。但是他在球场上独一无二的天赋使他和他的球队依然能够取得成功,即使是面临着球队在赛季末随时可能分崩离析的隐患。那个赛季的乔丹在公牛王朝——NBA历史上最伟大的王朝之一,留下了最后的印记;而伦纳德则是压倒勇士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二十年来,这两位超级巨星在各自职业生涯中的关键时刻都选择了离开。而在这二十年的开头和结尾,我们都看到了,这种级别的超级巨星的离开会导致什幺样的后果。从表面上来看,所有的王朝球队——就像过去五个赛季的金州勇士队那样,都摆脱不了同样的宿命:毫无疑问,他们是联盟中最好的球队,是联盟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其他方面的特徵也基本一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有新的机会摆在球队和球员们面前时,他们将会利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来抓住这些机会。而当平衡被打破时,剧变是避免不了的。其实在过去,情况就是这样的,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猛烈。

2019年NBA自由市场开启的两周之内,大多数的交易就已经完成了,并且有些交易可能违反了(在某些情况下,从字面上来理解的话)联盟的很多规定。这些年来,所谓的「自由市场开启之前」的暗操作一直都存在,球员、经纪人和管理层全都卷进了这场激烈的竞争中。但是这些操作的影响力和影响範围从未像6月底和7月初那样巨大。一系列盲目的交易把联盟搞得一团糟。伦纳德并没有乔丹那种明显的、和蔼可亲的魅力。儘管如此,他仍然能够凭藉他那坚忍的性格达成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在自由市场上,他仍然保持他惯有的沉默。在沉默的掩护之下,伦纳德和他的团队策划了快艇和雷霆之间的那场包括保罗-乔治这名球星在内的交易。不管这笔交易的最终结果是否是成功的,这都是NBA历史上最重要的交易之一。(不管怎幺说,伦纳德告诉雅虎体育的克里斯-海恩斯的是:他并不是这场交易的「操纵者」。伦纳德说,他只是在看到现有的选项之后表示有兴趣和乔治一起打球,而快艇队搞定了剩下的事情。)本月初,就在快艇队改变了联盟格局的几天之后,NBA年度董事会在拉斯维加斯如期举行。而球队老闆们基本上都在扪心自问,事情怎幺就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伦纳德-乔治相关的这一系列交易似乎有些超出了联盟限定的範围,而球迷们甚至都不知道这笔交易的存在。安东尼-戴维斯在赛季中期提出的交易申请导致湖人队和鹈鹕队在上个赛季都毫无作为。但最终,快艇队还是签下了伦纳德,同时也获得了另一球队的一名球员,即使这名球员还身背多年的合约。伦纳德可能的确不是「操纵者」,但是他确实获得了以前球员们从未获得的权力。

今年5月,我说过「伦纳德似乎是麦可-乔丹神话的逻辑终点,」,但随着事情的发展,伦纳德确实做到了很多乔丹也没能做到的事情,即使乔丹被人们视为是这项运动最伟大的象徵符号。在乔丹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都和公牛队总经理杰里-克劳斯处于敌对状态。即使是乔丹权力最大的时候,他也没法从根本上改变球队那传统的「家长式」的管理方式:在面对球员与管理层的矛盾时,公牛老闆杰里-雷恩斯多夫最终还是站在了总经理这一边,而没有倾向于他的球员们。让时间快进20多年,伦纳德成功地迫使快艇、湖人、暴龙和雷霆四个不同的队伍屈服于他的意志。看上去,以前的那种球队-球员之间的等级结构似乎是被颠覆了。对于那些有着最高自主权利的超级明星来说,合约的数额不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东西了。他们更在意的是他们想要的生活,他们渴望的是权力。而在未来的几年里,球队老闆们将会想方设法扭转这种局势。哦,时代已经(也可以说没有)改变了。

和MJ一样,Kawhi可能会造成NBA又一次大动荡

1997年8月下旬,乔丹与公牛队签订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合约,价值超过3300万美元,这是NBA历史上最高的单赛季薪资(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现在这份薪资大约价值5300万美元左右)。合约达成的一个月之前,公牛队总教练菲尔-杰克逊同意与这支王朝球队进行最后一个赛季的签约,为了他们八年来的第6个总冠军。在合约签订的时候,乔丹与雷恩斯多夫握了握手之后就各自离开了。但是正如乔丹1998年《纽约客》中描述的那样,「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在今后的某个时刻,我们会后悔的,为我们刚刚所做的事后悔。』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也是因为这句话,我对他很失望。」

几周之后,21岁的凯文-加内特在明尼阿波利斯与吉米-贾姆——一名私人顾问,同时也是格莱美获奖製片人,一起聆听珍妮特-杰克逊的新专辑《The Velvet Rope》,在这张专辑发布的前一周。然后,加内特的经纪人打断了他们,并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位刚离开高中进入NBA两年的年轻球星,得到了一份6年1.26亿的合约——这是当时NBA历史上最大的合约,而在一个多月前,他刚刚拒绝了灰狼老闆格伦-泰勒最初给出的1.02亿的合约。杰克逊的歌是非常合适的背景音乐;一年前,她曾与维珍唱片公司就历史上最大的唱片合约重新进行了谈判。1999年,也就是1998-99赛季停摆后的几个月后,溜马队的篮球运营总裁唐尼-沃尔什告诉运动画刊,加内特的历史级别的合约是如何产生的。「我认为大多数老闆看到这份合约后都会说,『这就是未来的趋势』,球队在签约方面没有任何话语权,真的没有。」